首頁 > 銀行科技

10萬億私人銀行遭遇“結構性資産荒”

銀行科技 郝亞娟 張榮旺 · 未央網 2019-07-30

關鍵詞:資産荒銀行萬億

日前,銀保監會的一則“窗口指導”驚動了房地産行業及信托界。

日前,銀保監會的一則“窗口指導”驚動了房地産行業及信托界。根據窗口指導的内容,監管就加強房地産信托領域的風險防控問題開展了針對信托公司的約談警示,要求控制規模增速。值得注意的是,房地産信托規模放緩的同時,商業銀行私人銀行的代銷業務也受到影響。
 

有數據顯示,私人銀行管理資産規模已超過10萬億元。随着監管政策的變化,10萬億元的私人銀行投資何去何從?
 

某股份制銀行私人銀行負責人表示,現階段房地産信托的監管變化肯定會影響商業銀行代銷業務的規模增長。另外,今年以來多隻産品出現違約,也使得私人銀行在選擇代銷産品時更加審慎。
 

記者同時注意到,各家銀行已将私人銀行業務作為零售戰略的關鍵領域。不過,在經濟增速放緩和市場風險加劇的環境下,如何在控制風險的前提下提高收益率是當前私人銀行面臨的挑戰之一。
 

房地産信托受“窗口指導”
 

作為獲取中間業務收入的重要來源,代銷業務成為私人銀行的重要業務之一。據了解,部分銀行與信托公司開展長期代銷合作,具體代銷風控标準取決于各家銀行的政策。從信托産品類型來看,私人銀行代銷的房地産信托占較大比重。
 

某上市信托公司上海業務部總經理表示,其實銀行可代銷的信托産品類型很多,不限于房地産。“大部分銀行喜歡代銷房地産信托是因為收益高、看得懂。”
 

“近期監管政策平凡出台,是為了合理調控房地産業的穩定發展,讓私人銀行代銷業務更好地支持服務實體經濟的發展。”前述股份制銀行私人銀行負責人指出,房地産信托的監管變化對商業銀行代銷業務規模增長的影響是必然的。
 

他同時提到,“目前由于市場風險加劇和企業經營困難情況加大等因素疊加影響,信用違約風險加大,銀行代銷産品引進更加嚴格的風險控制,所以全市場出現‘結構性資産荒’是事實存在的現狀。”
 

金融監管研究院資管部總經理周毅欽認為,“房地産信托肯定會明顯地受到政策影響,但房地産信托的主要代銷銀行以股份制銀行為主力,對國有大行的影響不大。”
 

代銷業務風險受關注
 

除了房地産信托規模增長的影響,今年以來,多隻私募産品、信托産品違約頻發,私人銀行的代銷風控面臨考驗。
 

周毅欽建議,現階段私人銀行代銷的整體策略建議是以穩為主,而不是為了取悅客戶去主動追求高風險高收益資産。“在目前經濟發展環境下,私人銀行如果仍然維持原有的策略,可能未來爆雷的情況會更加頻繁。”
 

另外,一旦私人銀行代銷的金融産品出現違約,銀行的聲譽會受到影響。而且,私人銀行與分銷産品的管理人誰來擔責在實務中有較大争議。周毅欽表示,産品如果違約,對于私人銀行主要看其代銷過程是否合法合規,比如在投資者适當性、信息披露等方面是否做到位。如果這方面沒有問題,私人銀行理論上不承擔任何責任。
 

但周毅欽也指出,“在私人銀行和信托近幾年的合作模式中,信托往往扮演法律上的通道角色,而實際的管理主體是私人銀行,如果這樣的産品爆雷,就會出現兩家機構互相扯皮的現象。”
 

談及這一現象,前述股份制銀行私人銀行負責人表示,“違約事件的發生會影響投資者對潛在風險的預期,但同時也會促進投資者更加理性地選擇産品,提高風險收益匹配意識,選擇穩健專業的理财服務機構。”
 

私人銀行調整配置策略
 

在财富總量方面,據招商銀行和貝恩公司聯合發布的《2019中國私人财富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個人高淨值人群規模達197萬人,中國個人持有的可投資資産總體規模達到190萬億元,中國私人财富市場增速較往年放緩,但仍具增長潛力,預計到2019年底将突破200萬億元大關。
 

面對市場潛力巨大的财富管理市場,私人銀行也成為各大銀行發力零售業務的關鍵領域。華泰證券在研報中指出,私人銀行業務對銀行有四大助力,主要體現在,資管新規限定私募産品僅能向合格投資者募集,私人銀行客戶作為合格投資者的主要群體,成為資管轉型差異化競争的關鍵,私人銀行實力一定程度上決定了銀行資管業務(尤其是私募理财業務)的核心競争力;随着居民财富的快速積累,私人銀行财富管理市場不斷擴容,藍海市場具有較大成長機會,是行業變局的重要賽道;經濟下行周期,私人銀行因客戶基礎好、資産安全性高有助于夯實銀行基本面,成為銀行的壓艙石業務;私人銀行作為零售頂端業務,具有零售業務資本占用較輕、資産收益較高、資産質量較好等典型特質,具有一定零售估值溢價,利于提振銀行估值。
 

不過,受市場風險加劇和企業經營困難情況加大等因素疊加影響,私人銀行無論在代銷産品引進還是資産端配置方面都更加謹慎。
 

“資管新規後,理财的收益率較低,無法達到投資者的預期。隻有進行多資産配置才能提高資産收益率。”前述股份制銀行私人銀行負責人指出,除了配置銀行自己設計的産品之外,私人銀行在采購外部金融服務時也更加謹慎。比如在選擇基金時,在公司層面主要看重基金公司的存續年限、是否有不良記錄。此外,尤其看重基金經理的專業能力和職業道德。“有的基金經理隻為自己考慮,比如第一年就實現多少收益,自己拿到的提成也多。但是,第二年一旦虧損了,就不管了。”
 

據了解,各家銀行私人銀行資産配置策略差異較大,這主要與風險偏好和風控能力相關。另一股份制銀行私人銀行總經理表示,私人銀行是否參與二級市場配資,主要是取決于産品設計,同時根據産品風險水平與客戶風險承受能力相适應的原則,選擇目标客戶進行銷售。
 

值得注意的是,在經濟增長放緩、市場波動加大的環境下,高淨值人群的投資需求也在發生改變。《2019中國私人财富報告》指出,面對複雜投資環境和多元配置需求,高淨值人士愈發成熟理智。“他們深刻體會到依賴單一熱門資産快速賺取高收益的時代已經過去,更注重考察财富管理機構的專業性,對産品篩選、資産配置、風險控制和客戶體驗四大專業能力要求進一步提升。”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經·零壹智庫在上海召開“2019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暨零壹财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本次峰會特邀全球領先的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FICO教學風控管理課程,1天峰會+2天培訓,兵器譜TOP20榜單+獎項,構建數字信用與風控的研讨交流契機。

上一篇>金融科技迎來3.0發展階段 構建金融産業新生态

下一篇>招行的“焦慮”為何刷了屏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遊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主編精選

more

專題推薦

more

消費金融十周年:風口上的競逐(共5篇)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耗時 231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