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區塊鍊

央行研究局王信:國務院已正式批準央行數字貨币的研發

區塊鍊 零壹财經 零壹财經 2019-07-19

關鍵詞:國務院研發批準研究央行

從中央銀行的角度,介紹一些國際組織還有中央銀行比較關注的數字金融領域中的新事物。
7月8日,在數字金融開放研究計劃啟動儀式暨首屆學術研讨會上,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王信做了演講,他表示央行直接發行數字貨币有助于提升貨币政策有效性,未來要推動央行數字貨币研發。王信透露,國務院已正式批準央行數字貨币的研發,目前央行正在組織市場機構從事相應工作。

人民銀行高度重視金融科技應用的相關研發,2014年起組織數字貨币課題研究,2015年,金融研究所成立了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2017年5月,央行數字貨币研究所正式挂牌,為加強金融科技工作的研究規劃和統籌協調,2017年5月央行成立了金融科技委員會。經國務院批準,央行正組織市場機構,共同進行DC/EP(帶有數字貨币特征的支付工具)研發。

演講中,王信表示對于數字貨币的關注,央行和政府重點關注以下三個方面:第一是對金融服務的影響,第二是對貨币政策的影響,第三是對金融穩定的影響。

對于央行數字貨币的政策研究這一塊,王信談到了五個關注點:第一,關于加密數字貨币,尤其是Libra代表的穩定币政策研究。特别是如何應對Libra的挑戰;第二,探索數字金融如何更好地支持實體經濟;第三,發展從監管部門來看,怎樣完善金融科技監管制度框架,發展監管科;第四,加強數字金融基礎設施的建設;第五,加強數字金融領域的國際協調和合作。


對于如何應對Libra挑戰,王信講到在數字金融領域,要加強國際協調和合作,特别需要盡快發出中國的聲音。中國的聲音不一定完全代表政府的聲音,也應該有很多重要的市場的聲音、民間的聲音。

以下為央行研究院院長王信演講全文:

尊敬的李主任、各位專家、各位同仁,大家上午好!

非常高興有這個機會來參加開放平台成立的大會。我想這真是一個強強聯合的學術研究平台,剛才黃卓老師提到Libra,其實在Facebook發行Libra的時候,我們的數字金融研究平台也成立了。我想這可能不是一個巧合,至少都說明了國内外對數字金融、金融科技等方面高度重視,而且不單是從學術研究,從實際應用等等方面都提出了非常迫切的課題。咱們這個平台是多家的學術機構,而且得到了螞蟻金服——咱們國家在數字金融創新方面最先進的領先者——的支持,同時我們一個非常重要的特點是,我們的數字金融一開始就聚焦實體經濟,聚焦普惠金融。我想對于繼續在國際上和同行一起競争,保持一個領先的地位,最終服務于實體經濟,這非常重要。

我們人民銀行也一直高度關注并參與相關研究工作。2015年,我們研究所就成立了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我本人現在還負責貨币基金局的工作,本來貨币基金局是負責傳統的現金業務。在座基本都是年輕人,大家基本很少用現金。随着螞蟻金服、騰訊等等平台崛起,本來我想我的工作會越來越輕松,有更多時間看點書。但沒想到,反倒是我們會比較多地參與新工作。中央銀行從2014年在周行長大力倡導下,開始了對數字貨币和央行數字貨币的研發工作。現在,中央銀行經過國務院正式批準,正在組織市場機構進行央行數字貨币的研發。這項工作應該說是起步比較早,但像剛才黃老師說的,能不能繼續保持領先地位,還需要我們做大量工作。

總之陰差陽錯。因為央行數字貨币在中國定義為M0,是現金一定程度上的代替,所以這項工作也落到了我們貨币基金局。現鈔是最傳統的貨币形态,它也因此一下子進入到最先進的數字貨币的形态。我們感覺到壓力非常大,也非常迫切地希望和業界、學術界、金融界,還有互聯網企業等等各方面一塊合作,參與相關研究。

今天我想向大家簡要報告的内容主要是從中央銀行的角度,介紹一些國際組織還有中央銀行比較關注的數字金融領域中的新事物。當然(在這個領域),之前更多的是對支付的影響。大家知道,騰訊、螞蟻金服等等,在支付方面進展得非常快。後來又出現了虛拟貨币,或者說數字資産。大家又關注它會不會對貨币形成某種替代。不過由于它價格劇烈波動,還有交易上的不便利,FSB(金融穩定委員會)等國際組織又認為它在相當長的時間内,沒有真正發揮貨币的職能,因而在對金融穩定和貨币政策的影響上,并沒有在多大程度上會替代真正的貨币。所以,對貨币政策的影響并不是很大,對金融穩定的影響也不是很大。當然,它們也提出了其它一些重要問題。

随着Libra橫空出世,這次大家高度重視。因為它号稱一攬子貨币,一定程度上解決了信任和廣泛使用的問題——因為它基于大平台。如果說Libra将來除了可能在支付領域,特别是跨境支付領域實現重大發展前景的話,那麼使用範圍進一步擴大,Libra會不會更多地發揮貨币職能?這個問題就非常大了。對于各國的貨币政策、金融穩定,乃至對國際貨币體系,都有可能産生重大影響。大家猜測在它背後,美元到底會起多大作用。是不是一攬子錨定的貨币,實質走向是錨定美元的情形?如果說,最終所形成的數字領域和虛拟貨币領域也和美元密切相關的話,那麼,國際貨币體系就可能形成過去的法定貨币和以美元為核心的數字貨币并存的局面。但最後大家很可能認為它都隻是一個老闆,那就是美元,美國。

如果這樣的話,那它帶來的不單是經濟金融問題,甚至會是國際政治、政治經濟學等一系列複雜問題。所以這方面的讨論就比兩個月前大家所讨論的維度要廣泛得多。我們研究平台的成立正當其時。下一階段,我們也非常願意貢獻力量,從政策研究角度、實務角度,貨币政策、金融穩定等方面的角度,和大家一塊合作,進行更多有意思的問題的研究。

我主要講兩個方面:

第一部分就是從我們央行的角度,介紹國際主要金融組織和央行對數字金融和金融科技的一些關注點;

第二部分,從我個人的角度提出,下一階段至少從政策角度人們可能比較關心的問題,供大家參考。


政府和中央銀行角度,我們比較關心三個方面:第一是對金融服務的影響,第二是對貨币政策的影響,第三是對金融穩定的影響。

第一方面,對金融服務的影響。不少研究認為,不論金融科技的發展還是數字金融的興起,金融科技可以提升金融服務效率,推動服務創新,帶來更高效率、更精準的服務。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可以大大優化金融機構的商業模式,對銀行的行為也會發生重要影響。更多有創意的企業可以借助互聯網和新的業态,更快地獲得信貸,從而促進經濟增長。對于科技巨頭,現在大家的興趣越來越濃厚。科技巨頭能夠提供高效率,更方便、更低成本的金融服務,這都源于金融創新本身,也源于科技巨頭帶來的競争加劇。在産品領域,這些對客戶、對金融機構和客戶的黏性,還有對于競争的影響,都帶來了直接的變化。

顯然,金融科技和金融科技巨頭的發展會倒逼傳統金融機構轉型。大家知道,現在大銀行都在進行大量金融科技方面的投入,他們在這些方面的進步也很快。同時,中、小銀行對這塊也非常重視,他們處在普惠金融和支持小、微企業的第一線,但現在又沒有足夠的實力進行金融科技方面的重大投入。後續我也會提到,怎樣幫助中、小銀行搭上金融科技發展的快車,改造他們的業務、技術等等,這些都是下一階段的重要問題。

金融大數據使量化投資、智能投顧,都出現了重要變化。科技金融的發展使金融機構不僅要堅持KYC,了解你的客戶;同時因為數據重要,更要了解你的數據。這樣才能更精準地對風險進行定價,實現金融資源的有效配置。

在這些方面,推動數字普惠金融發展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應用領域。這方面,人民銀行一直高度重視,而且在國際金融交流、國際合作方面也一直發揮主導帶領作用。2016年杭州峰會,人民銀行代表中國擔任G20全球普惠金融合作夥伴主席,當時推動出台了G20普惠金融高級原則。之後,人民銀行還作為聯席GPFI(普惠金融全球合作夥伴)主席,也一直是數字普惠金融的倡導者。所以,人民銀行一直都在聯合相關國家,推動相關方面的工作。可以說,數字金融大有可為。因為普惠金融本身的特點,傳統金融機構涉足普惠金融存在短闆和劣勢。借助于數字金融和金融科技,人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克服普惠金融風險偏大、成本較高、收益偏低的問題。當然随着大量數據低成本地收集,以及科技手段有效地應用,傳統觀念也可能會被打破,不見得一定是成本高、收益偏低。比如大家比較熟悉的螞蟻金服的做法,也是借助科技的力量,實現低成本地提供普惠金融服務。

第二方面,對貨币政策的影響,我們現在也有一些讨論。這是中央銀行最關注的領域,尤其是在數字貨币方面。對貨币政策的影響是現在讨論比較多的,有這幾個角度:

1.加劇了金融業的競争,大數據提升了金融機構和實體經濟部門獲取信息的能力。市場可能對利率的反應更加靈敏,從而使貨币政策的傳導效率更高。但也可能會導緻過度反應。

2.金融科技發展推動了非銀行金融機構的擴張。傳統上。貨币政策基本通過商業銀行進行傳導。如果說,越來越多金融業務、金融服務通過非銀行的金融機構來進行,那對貨币政策的傳導顯然也會帶來直接的重要影響。

3.對于資産價格的影響。大家知道,除了高度關注CPI物價指數外,中央銀行對是不是要關注資産價格一直有争論。但無論如何,中央銀行要關注資産價格和經濟周期的變化,這是中央銀行義不容辭的責任。

在金融科技發展的情況下,資産價格的變化也會帶來直接影響。在電商平台上的一些交易(當然,其中很多是傳統商品的交易價格)中,金融科技在資産市場上的一些運用,調整都會更加頻繁和劇烈。

虛拟貨币。假如虛拟貨币能越來越大程度上替代傳統貨币,而中央銀行又主要針對傳統貨币,那它貨币政策的有效性肯定會降低。尤其是Libra,大家都非常關注。借助于它背後大平台所聯合的參與機構,以及大量的使用場景,Libra有可能得到廣泛使用。

甚至有人認為在一定階段,它要靠一攬子法币作為信用支撐。但是,如果它能依靠自身取得市場信任,從而會越來越多地被用作價值儲藏,甚至用作信貸,那虛拟貨币就可能具備貨币創造的功能,對貨币政策的影響就會更大。這是一個很有争議的問題。

現在到了央行數字貨币。大家認為虛拟世界基于加密算法,所謂的虛拟貨币、虛拟資産不太靠譜,我們就通過中央銀行直接發行央行數字貨币,正如現在中央銀行試圖在做的那樣。事實上。像英格蘭銀行、加拿大央行、瑞典央行,也都在進行相關研究和嘗試,但細節并不是很清楚。如果央行直接發行央行數字貨币,它就是直接的法币,就是人民币。它也有助于央行支付功能的發展。這種情況下,央行是不是可以應對現在林林總總的虛拟貨币的影響和沖擊?在支付方面、在零售領域,會不會導緻支付業态出現某種新的變化?也有可能會減少法定貨币所受到的加密貨币沖擊。貨币政策的有效性也會得到維持。

當然,這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央行數字貨币是不是對它進行計息。如果計息的話,央行就可以通過利息率調整,從而更好、更容易地實現央行貨币政策的意圖。至少有一點,在現在很多歐美國家和地區都存在零利率下限的情況下,如果把利率弄得很低,甚至是負的,數字貨币可能會向現金轉移。在使用央行數字貨币的情況下,現金已經越來越少。這種轉移很難成為現實。甚至如果對央行數字貨币付息,對央行政策意圖的實現顯然大有好處。一些國際學者正在極力鼓吹,提出這方面的政策建議。

第三方面,對金融穩定的影響,中央銀行比較集中的考慮在這幾方面。金融脫媒的風險加大帶來監管套利的風險,這個讨論比較多。很多從事數字金融的機構并沒有完全地在當前金融監管下,不同監管部門,以及不同國家的相關監管也不同,這些都會造成監管套利,或者帶來監管空白,可能都會導緻風險産生和擴散。現在國際上也在讨論科技巨頭的問題,事實上也成為一個不能倒的例子,所以對金融的管理、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防範,都會帶來直接影響。

金融科技更具有隐蔽性、破壞性、系統性,大家在看到它好處的同時,對它迅速發展的很多方面也要給予足夠關注。包括數據風險和信息安全風險的相互強化。

第二部分,簡單提一下從政策的角度,我們近期需要深入地考慮的幾方面問題。這些剛才都已經提到。為了推動央行數字貨币的研發,我們專門成立了央行數字貨币研究所,在深圳和其他城市跟當地進行密切合作,進行系統開發等等。

首先關于加密數字貨币,尤其是Libra代表的穩定币。因為過去比特币價格波動過于巨大,現在大家關注焦點的首位就是穩定币,尤其是Libra。未來會不會形成法定數字貨币和少數數字穩定币并存的格局?從貨币的使用來講,最終應該在比較快的時間,通過市場淘汰或者政府有意的影響,隻有極少數支付工具或貨币能夠存在下來。這樣市場交易成本才能減少。

大家知道貨币的背後是利益、權力、政治、國際政治、外交。所以,如果一種支付工具在相當程度上還發揮貨币職能,那它必然會沖擊法定貨币,從而對國際貨币調控、金融調控,乃至各方面都會帶來直接影響。随着科技的發展,過去疆域和行業的限制,在數字時代可能都不存在。從網絡的外部性來看,支付的工具或貨币也是越少越好,這樣才方便,這是市場本身的内在需求。

但我們現在還是處在一個主權國家的大格局下,而且現在到未來的一段時間,大家都會看到全球化出現某種停滞,甚至一些方面出現某種逆轉,人們采取内部、封閉政策等等。是不是在貨币這個涉及到權力、國家主權的最重要的金融領域,它就可以敞開胸懷迎接所謂的國際貨币或超主權貨币?這需要打一個很大的問号。可能技術、市場還有國家主權的某種沖突會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内一直存在。

下一步,我們如何應對Libra?相信大家都會有各種不同的想法。比如加快央行數字貨币的推出,各國支持發行本國類Libra項目,這些都是值得考慮的問題。甚至IMF(國際貨币基金組織)也跳出來,發行一個超主權數字化貨币。這些都值得關注。

第二點,探索數字金融如何更好地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這也是咱們平台重要的研究領域,會繼續在普惠金融方面深化。在數字鋪普惠金融方面,在擁有較好基礎的情況下,怎樣強化優勢、應對外部各種挑戰,這是我們正在思考的問題。

第三點,從監管部門來看,怎樣完善金融科技監管制度框架,發展監管科技,裡面也有大量現實問題需要研究。對于大的科技巨頭,我們要求它“大而不能倒”,否則就會系統性的金融風險問題。比如說個非常現實的問題,Libra出現後,要不要允許Libra也在國内使用?現在市場上有越來越多的呼聲。前些年我們對虛拟貨币、虛拟資産采取非常嚴格的态度。Libra之後,應該采取一個什麼樣的态度和策略?當然我現在說的都是一種設想。因為哪怕是Libra,它本身也隻是一項計劃,但我們可以進行學術上的讨論和推演。假如說我們也支持自己的機構,有非常好的基礎和條件,發行類似Libra的中國版數字貨币,那它的應用範圍應該是怎麼樣的?主要用于和Libra競争、在國際領域使用?還是可以在境内得到廣泛使用?對現行的人民币又會産生怎樣的影響?當然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傳統的現金肯定越來越減少。我個人的精力也可能要從實物現金轉向數字現金,這對我是個巨大挑戰,對在座的各位也是個有意思、有挑戰的課題。

第四點、加強數字金融基礎設施的建設。它涉及大量技術問題,比如隐私保護、金融基礎設施安全等等一系列問題。

最後一點非常重要,很可能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怎樣加強數字金融領域的國際協調和合作。在這方面,我們的業界和學界已經發揮非常好的作用,比如說和IMF(國際貨币基金組織)高層次的對話等等。事實上,現在在BIS(國際清算銀行)、IMF等等國際金融政策平台上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讨論。在這些平台上,我們特别需要盡快地發出中國的聲音。中國的聲音不一定完全代表政府的聲音,也應該有很多重要的市場的聲音、民間的聲音。這樣才能在國際相關政策讨論、規則标準制定,乃至真正的産品和服務的競争方面,更好都維護中國利益,推動我們數字金融的發展。最終更好地支持實體經濟,更好地防範金融風險。

10月30日-11月1日,零壹财經·零壹智庫在上海召開“2019數字信用與風控年會暨零壹财經新金融秋季峰會”。本次峰會特邀全球領先的個人消費信用評估公司FICO教學風控管理課程,1天峰會+2天培訓,兵器譜TOP20榜單+獎項,構建數字信用與風控的研讨交流契機。

上一篇>從IMF的視角看如何對數字貨币進行分類

下一篇>關于Libra以微信、支付寶運營方式在局部地區測試的可行性分析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遊客

自律公約

所有評論

主編精選

more

專題推薦

more

全球央行眼中的數字貨币(共10篇)


資訊排行

  • 48h
  • 7天



耗時 201ms